【若有所思】苦戀

2009-08-19 22:32

冰心女士曾在一篇文章中說自己苦戀著北平。當看到“苦戀”這個詞時,我的心頭不禁為之一震。到底是深到何種程度的情感,才擔得起這二字?

我一直認為,“戀”這個詞非常美好。它寄托了沉甸甸的情思,無論在何時讀來都讓人感覺心頭暖暖的。無論是人間相戀,鄉情之戀,抑或是蝶戀花這種美好的借喻,都讓人感到世間景色絢爛,生活無比甜蜜。

那麼,“苦戀”又代表了什麼呢?私以為,“苦戀”是指對一個人,一件事物,一個地方深愛到了極點,卻又一次次地看著它擦肩而過的那種痛苦與甜美並存的情感。它是戀的最高境界。冰心女士在寫那篇文章時,正值日寇侵略中國,四萬萬人民的危亡存於旦夕之間,北平更是無奈地淪陷於日寇的鐵蹄之下。她至愛著北平,卻又不能回去,所以她說自己“苦戀”著北平。這是她對當時中央政府消極抵抗的無奈,也是自己心中快滿溢出來的哀傷酸澀之感。

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苦戀。明知那是深不可測的深淵,卻還是義無反顧地往那裏一步步地走去。不會回頭,因為對於追求自己的至愛,永遠不會後悔。

突然想起了金嶽霖教授的事跡來。金嶽霖教授一生都只愛著林徽因女士一人。在其耄耋之年時,有一次他突然請了許多人聚餐。問起原因來,他只淡淡地說:“今天是徽因的生日。”在場者無不動容。他對林徽因的感情,可真的是實實在在的苦戀了!

也有像老舍先生冰心女士那樣深愛著一個地方而無法自拔的。老舍先生在《想北平》裏面寫道:每一小的事件中有個我,我的每一思念中有個北平。而冰心女士卻說每一次與友人的談話,都使她又一次想起了北平的大覺寺的杏花,香山的紅葉,北平的糖葫蘆炒栗子,北平的故宮北海……深厚的情感化於無聲的文字中。那“幾乎是要說而說不出的” 愛和那“潛意識裏苦戀著的”摯情,點點滴滴,構成了他們記憶中的那個北平。北平之於他們,是無論走到何方,都永遠鮮明活亮的一個印象,是永遠抹不去的記憶,消不去的思潮。究其緣由,想必是已經把自己的心完完全全地交付與那兒了吧!

苦戀,不免讓人扼腕唏噓。然而它又是那麼的真實,令人為之動容,而又感慨萬千。並非所有人的情感都能用苦戀來形容,然而倘若那真是苦戀之情,那麼它必將隨著歲月而曆久彌堅,隨著流年而芬芳四溢。它是永不褪色的剪影,印著人世間最美好的情懷。


參考文件:老舍—《想北平》 冰心—《默廬試筆》

【心情小記】明天

2009-08-03 23:37

前些日子又重新把《美麗人生》看了一遍。窗外恰逢陰雨連綿的天氣,我在溫暖的屋內,任憑臉上的淚水恣意流淌。

那位偉大的父親,用一個近乎荒唐的遊戲,換得了兒子在殘酷的集中營中的生存。因為那個遊戲,給了他們明天。

明天,對於他們來說或許是一個奢侈的希望。集中營的生活,你有可能在任何一刻死亡。然而他們卻沒有放棄對明天的追求。無論今天有多麼的殘酷,在他們的腦海中明天永遠是一個美麗的代名詞。遊戲給了他們明天,就等於給了他們生活下去的勇氣。真是美好,卻又絕望得令人潸然淚下。

然後就想起了那一本畫冊。畫的作者是生活在奧斯威辛集中營中的孩子們。內容五花八門,然而色彩都是那麼的鮮豔美好,與那個永遠都是陰沉慘淡的天空形成了強烈的對比。他們畫到了花兒、太陽、漂亮的房子、風車,所有在他們心目中美麗的人和物。在他們的畫作裏,一切都好像是那麼的真實,似乎他們就生活在那樣美好的日子裏,有著雙親的疼愛,兄長姐妹朋友們的關心。他們能夠迎著風兒奔跑,和周圍人玩鬧,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幸福童年。令人心痛的是這些都不存在。他們的親人大部分已經與他們天人兩隔,他們自己也極有可能會再下一秒鐘就被槍殺……但是這些畫當中,卻真真切切地表現出了這些孩子對明天的渴望,他們對於活下去的強烈追求,他們對於未來美好生活的憧憬。很辛酸,然而對他們的欽佩之情卻與日俱增。要有多大的忍耐力和信念,才能在那種非人的生活中,飽受著身心的折磨,卻依然有著對於明天的美好想象?

又記起了那扇小窗,那個能夠照射到陽光的小窗。陽光普照著人間,有些人並不以為意,但是對於那些集中營中的囚犯們,每一天的陽光都是嶄新的。陽光是他們的生存動力,因為想要看到每一天新的太陽,所以才要拼命地活下去。那一米陽光,打開的是他們心中的一扇門。無限的渴望幻想追求憧憬,都在這扇門內。那抹陽光會在他們的臉上歡快跳躍,然後和他們的心靈合二為一。

突然間覺得自己好可笑。明明生活在和平的年代,沒有天災也沒有人禍,有著父母的無比疼愛,周圍好友的互相關心,優厚的物質生活,卻依然在那裏“為賦新辭強說愁”,這樣的生活,真是太荒謬了。從今往後,我的臉上一定會永遠洋溢著燦爛的發自內心的笑容。我不會再歎氣,不會再懊惱,不會再表現出自己的憂愁。

突然間發現,在人生的路上,走走停停,其實每一處都是最美的風景。當我煩惱時,我會想想那一本色彩絢麗的畫冊,以及那束從小窗格中透進來的處純淨陽光,然後把一切的不快都深埋於心底。我所經曆過的那些事,無論它們是如何得令人歡欣鼓舞或悲傷流淚或夜不能寐;我所遇到過的那些人,無論他們與我的關系是親密或反目或憎怒,我都不會將他們忘記,因為記憶,也是生命的一部分;而生命,永遠最美。再不會有所謂的迷惘,因為我會以最美好的希冀,來面對每一個明天。

【感时伤怀】天上人間

2009-08-02 01:16

外頭適逢狂風暴雨。這樣的風,呼嘯著,像要刺穿你的耳膜;這樣的雨,淅瀝著,點點滴滴都好似要滴穿你的心。這種時候,總是特別容易感懷。

於是我想起了一千多年前的一個人。他也是在這樣的天氣裏,夜不能寐,心中懷著深深的痛苦,寫下了那首千古絕歎。

《浪淘沙令》 南唐 李煜

窗外雨潺潺,春意闌珊。羅衾不耐五更寒。夢裏不知身是客,一晌貪歡。

獨自莫憑欄,無限江山,別時容易見時難。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。

不知是我感情過度豐富還是有著共鳴,每每讀到這首詞時,心中總是酸得要掉下淚來。它是那麼得悲戚那麼得感傷,字字珠璣,然而每個字都如同他用著自己的鮮血寫就,痛徹心扉。

他的苦,太過沉重。原本錦衣玉食,金雕玉馬,眾人見他無不唯首諾諾,日子過得歌舞升平,紙醉金迷。然而過不多久,國家被亡,自己肉袒出降,雖被封為違命侯,卻已實乃淪為階下囚。這樣的心境,他卻只能在心中默默悲歎,因為那片江山,已不屬於自己。

國家被亡本不可怕,朝代與政權的更迭才造就了曆史的變遷和滄海桑田。然而國家被亡於自己的手中,他不能接受。雖然知道自己醉心於詞作,不通治國之道,但他也未曾想過祖輩父輩們打下的大好河山會被自己拱手送人。所以,他的心中愁楚萬分。

他早已無力哀歎,因此他拿起了自己手中的那支狼毫,潑墨寫下了那一首首辛酸。因為那每首詞都包含著自己的內心痛楚,所以每一首都是絕唱。蘊育著的深深感情,希望能夠被世人所了解,所傳頌,他想要傳達的,或許也正是這個意思吧?

忽然響起了一個詞。命運。他或許會恨自己生不逢時,抑或是恨自己出生於這樣一個帝王之家。如果自己不是生於兵荒馬亂之時,如果自己只是一戶平民人家的兒子,那麼自己或許也就會成為像李白那樣的脫俗遊子,四處遊山玩水結友弄詞。然而命運之神偏偏與他開了一個偌大的玩笑。於是,他成了南唐的後主。而當命運的轉盤又一次輕輕撥動,摧毀了南唐,成就了李煜。

他前期的作品風格華麗,遣詞造句無所不用其極,但多描寫宮廷的粉飾太平,因而讓人倍感空虛無趣。然而在其亡國後,滿目的蒼夷和內心的煎熬雙重地壓迫著他,讓他透不過氣來,自己一時苟且偷生換來的,是天下人的指責。魯迅先生曾說過,不是在沉默中消亡,就是在沉默中爆發。而他,選擇了後者,只不過以筆作為自己的武器,揮淚鑄就點點滴滴。

在他剛過了不惑之年之時,他面對著故國秋月,雕欄玉砌,發出了來自心底的悲歎。“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” 因為這首詞,他的一生被一杯禦賜毒酒所結束。曆史滄桑,亡國之君的人生落幕。那是一種悲情,別樣哀愁。

於是再次感歎造化弄人。

雨漸漸停歇,留下斑駁痕跡。茶香嫋嫋飄散,我有細細地讀了一遍他所有的詞,心中為這個年僅四十一歲的男子感到徹骨的痛。他的詞有著太多美,太多的情愁,太多的悵恨,讓我不忍再讀,只怕自己一讀便又會潸然淚下。

只希望流水落花春去也,李煜,你終能找到自己的天上人間。
[ 继续阅读 ]


自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