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感时伤怀】天上人間

2009-08-02 01:16

外頭適逢狂風暴雨。這樣的風,呼嘯著,像要刺穿你的耳膜;這樣的雨,淅瀝著,點點滴滴都好似要滴穿你的心。這種時候,總是特別容易感懷。

於是我想起了一千多年前的一個人。他也是在這樣的天氣裏,夜不能寐,心中懷著深深的痛苦,寫下了那首千古絕歎。

《浪淘沙令》 南唐 李煜

窗外雨潺潺,春意闌珊。羅衾不耐五更寒。夢裏不知身是客,一晌貪歡。

獨自莫憑欄,無限江山,別時容易見時難。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。

不知是我感情過度豐富還是有著共鳴,每每讀到這首詞時,心中總是酸得要掉下淚來。它是那麼得悲戚那麼得感傷,字字珠璣,然而每個字都如同他用著自己的鮮血寫就,痛徹心扉。

他的苦,太過沉重。原本錦衣玉食,金雕玉馬,眾人見他無不唯首諾諾,日子過得歌舞升平,紙醉金迷。然而過不多久,國家被亡,自己肉袒出降,雖被封為違命侯,卻已實乃淪為階下囚。這樣的心境,他卻只能在心中默默悲歎,因為那片江山,已不屬於自己。

國家被亡本不可怕,朝代與政權的更迭才造就了曆史的變遷和滄海桑田。然而國家被亡於自己的手中,他不能接受。雖然知道自己醉心於詞作,不通治國之道,但他也未曾想過祖輩父輩們打下的大好河山會被自己拱手送人。所以,他的心中愁楚萬分。

他早已無力哀歎,因此他拿起了自己手中的那支狼毫,潑墨寫下了那一首首辛酸。因為那每首詞都包含著自己的內心痛楚,所以每一首都是絕唱。蘊育著的深深感情,希望能夠被世人所了解,所傳頌,他想要傳達的,或許也正是這個意思吧?

忽然響起了一個詞。命運。他或許會恨自己生不逢時,抑或是恨自己出生於這樣一個帝王之家。如果自己不是生於兵荒馬亂之時,如果自己只是一戶平民人家的兒子,那麼自己或許也就會成為像李白那樣的脫俗遊子,四處遊山玩水結友弄詞。然而命運之神偏偏與他開了一個偌大的玩笑。於是,他成了南唐的後主。而當命運的轉盤又一次輕輕撥動,摧毀了南唐,成就了李煜。

他前期的作品風格華麗,遣詞造句無所不用其極,但多描寫宮廷的粉飾太平,因而讓人倍感空虛無趣。然而在其亡國後,滿目的蒼夷和內心的煎熬雙重地壓迫著他,讓他透不過氣來,自己一時苟且偷生換來的,是天下人的指責。魯迅先生曾說過,不是在沉默中消亡,就是在沉默中爆發。而他,選擇了後者,只不過以筆作為自己的武器,揮淚鑄就點點滴滴。

在他剛過了不惑之年之時,他面對著故國秋月,雕欄玉砌,發出了來自心底的悲歎。“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” 因為這首詞,他的一生被一杯禦賜毒酒所結束。曆史滄桑,亡國之君的人生落幕。那是一種悲情,別樣哀愁。

於是再次感歎造化弄人。

雨漸漸停歇,留下斑駁痕跡。茶香嫋嫋飄散,我有細細地讀了一遍他所有的詞,心中為這個年僅四十一歲的男子感到徹骨的痛。他的詞有著太多美,太多的情愁,太多的悵恨,讓我不忍再讀,只怕自己一讀便又會潸然淚下。

只希望流水落花春去也,李煜,你終能找到自己的天上人間。
太過難受。陰沉的天啊,總是讓人感到心情沮喪。

所以,只能用筆觸來描繪下自己的心中所感吧。


留言

    发表留言

    (留言:編集・删除に必要)
    (只对管理员显示)

    引用

   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    http://yoite92.blog126.fc2blog.us/tb.php/14-090f5c15
   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


    自言。